土地违法问题仍“量大面广” 土地违法冲动如何_pc小网投
土地违法问题仍“量大面广” 土地违法冲动如何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城市扩张下的土地违法冲动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天

  发于2020.12.21总第977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国的土地违法问题中,政府是绕不开的角色。业内有个说法:二八论。公司或个人主导的土地违法案件,数量上占80%,所涉土地面积占20%。政府主导或参与的土地违法案件,数量上仅占20%,但所涉土地面积则高达80%。

  事实上,我国从二十年前就已采取措施,限制并规范土地利用,后来陆续开展卫片执法检查、土地督察等多项行动。相关动作不断升级,但据《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相关主管部门了解到,当前的土地违法问题,仍然“量大面广”,且或多或少都能看到地方政府的影子。

  地方政府既是违法主体,又是保护主体,这样的矛盾体已经存在多年。《中国新闻周刊》在采访中了解到,当前地方政府明目张胆进行土地违法的案例相较前些年已经减少。而更常见的情况是,某个企业或者某个项目违法,政府默许甚至影影绰绰地鼓励这种行为。

  重大项目土地违法的“潜规则”

  9月17日,自然资源部宣布要挂牌督办11起土地违法案件,随后公开通报了18起与耕地相关的重大典型违法违规案件。两次通报中,都有数个地方政府主导的土地违法案件,包括:江苏省扬州市违法占地建设廖家沟城市中央公园等项目案,江西省南昌市原新建县人民政府违法批地案,海南省三亚市对违法用地压案不查案等。

  “景观工程”过度化是近几年来土地违法的新特征。自然资源部曾通报,从2017年以来,至少有1368个城市景观公园、沿河沿湖绿化带、湖泊湿地公园、城市绿化隔离带等人造工程未办理审批手续,涉及耕地18.67万亩,永久基本农田5.79万亩。

  不过,近20年来更普遍的土地违法用途,仍然是投资建设地方大型项目。从相关部门掌握的情况来看,当前被查处的违法行为中,与房地产开发等商业行为相关的项目,并不在多数,更多的是国家、省级重大项目涉嫌土地违法。

  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解释,各个地市能拿到的供地指标是有限的,这种情况下,他们首先会将指标供给地市自己引进的项目,比如某个工业园区的建设。至于国家、省级的重点项目,例如铁路、高铁站的修建,地市往往抱有侥幸态度:“这种重点项目,哪怕土地违法又怎么样?最后一定会办手续‘转正’的。”

  原国土资源部土地咨询中心的一位不具名人士曾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采访时介绍,铁路建设违法违规用地非常严重,占所有违法用地的40%以上。一位原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曾直言,“有的建设单位认为国家、省级重点工程是由上级决策的,于是就理直气壮地违法用地大干快上,有的项目甚至都竣工验收了,还没有办理任何用地手续。”

  2019年底,自然资源部通报了31个典型违法违规案件。其中一个是,辽宁省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违法占地建设铁路物流仓储项目案。从2013年起,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未经批准擅自占用三个村的289.85亩土地建设了3个大型铁路物流仓储项目,其中耕地140.85亩。

  上述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某个在建的铁路项目,用地计划送到主管部门报批,未等批准,项目已经动工。据他们了解,铁路部门要求必须在某个时间点通车,而项目方为了找符合预算的占补平衡指标,就花去8个月时间。若要等审批流程全部走完再开工,恐怕无法在指定时间通车。但他们也知道,土地违法是红线,有被相关部门查到的风险。项目方想,左也是挨打,右也是挨打,反复权衡利弊,还是决定直接开工。

  在查类似重点项目案件的会议纪要时,上述负责人发现,政府通常会要求土地部门必须在某个时间段内把土地手续办齐,让重大项目落地。但这个要求是不合常理的,甚至可以说绝对办不下来。当然,相关领导并不会提出“土地手续办不下来就不准开工”的要求。这是各方都心知肚明的一种局面,政府不明示,但项目注定会违法违规上马。

  原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曾表示,城市的扩张占用的大量土地一半以上是耕地。项目实施要用土地,哪怕违法违规,也必须面临一个现实问题,土地在农民手中,怎么拿过来?

  一个最常见的手段是,以租代征。通过租用农民集体土地,来扩大建设用地规模,进行非农化建设。一方面规避了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另一方面也逃避了缴纳相关税费以及增减挂钩、占补平衡的义务。不久前,《新京报》报道,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为了建设县城新区,从2016年秋收后,与多个村的村委会及村民签订了租地补偿协议书,租占约8700亩耕地,兴建人工湖、公园、商品房小区。一位村民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回忆,租赁费每亩每年1000元,由县财政支付。

上一篇:�?��以后,你明白世界为啥要多�?��观致吗 下一篇:曝光!泉州艾格眼科医院、民心医药被通报!还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